高三长弧。停笔一年。可能会活着发点东西。
有个两百多斤的灵魂。
全职/MHA/阴阳师/十冷等乙女写手
特别杂食,产粮很丑的那种段子手
跳坑神速
是个很友好的爆豪胜己[可别]
qq1501491609,欢迎聊天催更殴打只要别打脸√

[局路]无标题

·瞎几把短打填充tag。
·丑的一批甚至还ooc,求各位观众老爷打轻点。
·单纯撒糖的日常小段子,大概还很不好吃的样子……总之就是打轻点!!!



我们说,最是浅淡的细节往往最是温柔。

比如早上隐约的早饭的气息,还有透过卧室门更加隐约的炸锅声和混在其中尖声的操你爸爸,比如签收快递的时候发现收货人一栏填着痒傻逼而那人还说着“对对对是他是他”特别理直气壮一脸淡定地把自己往外推,比如出门莫名其妙买的一大把棒棒糖回家后插在了本该插鲜花的地方。

诸如此类。

痒局长坐在沙发上,膝盖上是暂停的音游界面,而a路人非常费力的踮起来够放在柜子顶的花瓶里的棒棒糖。他够了许久而痒局长也看了许久,最后终于忍不住出言提醒:“你就不知道搬个凳子来吗?”

……哦。

a路人这才注意到痒局长已经暂停游戏盯着他看很久了。他站在原地沉默了一会,然后真的去把旁边的小凳子拖过来垫在脚下。这次是终于拿到棒棒糖了,a路人站在凳子上抱着花瓶若有所思地打量着满满一瓶的棒棒糖,突然特别愤怒地抬头:“草莓味的呢?!”

“草莓的啊……在最中间啊,特别粉的那一块就是。”痒局长又开始了游戏,手指在屏幕上来回地飞快。

看起来像单身了很多年。

在一堆各种颜色混搭的棒棒糖里终于找出自己心之所属的a路人非常满足地叼着糖一屁股坐在了痒局长旁边的沙发上,沙发理所当然地陷下去了一块,痒局长遂手一抖断了个combo。

痒局长觉得a路人今天有点跳。

痒局长决定采取一点措施。

痒局长恶狠狠地站起身把放糖的瓶子取下来,环顾客厅后怀里抱着花瓶用脚踢着凳子走进厨房里,然后踩着凳子把花瓶放在了门顶的碗柜里。

a路人目瞪口呆。

痒局长走回沙发时一脸的胜利者的表情,重新捡起平板却没有再开始游戏。

他歪头看了一眼a路人咬着糖瞪大眼睛的表情,露出了一个看似撩人实则欠揍的笑脸:“想吃糖吗?”

“求我啊。”

“滚。”

a路人收起了满脸的震惊,面无表情地把自己的手拍在了痒局长脸上。

痒局长被手胡乱捂住了大半张脸仍然笑着,大概是心情大好,任由a路人得寸进尺地把手在他脸上糊来糊去,甚至把不小心糊到的口水都非常随意地全部擦在了他脸上。

刘海已经被拂得不成样子的痒局长非常包容地接受了a路人从反击已经演变成某种奇怪的撒娇的动作,看起来一动不动非常安详。

突然把作乱越来越嗨的a路人摁在怀里不给动弹。

a路人挣扎:“你干嘛啊我操n……”

“你把断掉的combo还给我!”痒局长委屈。

“…i爸爸。”

a路人突然觉得痒局长无比幼稚于是挣扎得更厉害:“卧槽你心里就只有combo没有我嘛?”

到底谁比较幼稚啊。

痒局长没有做出正面回答也没有放手,眼神飘忽了很久后突然问:“那是我比较重要还是棒棒糖比较重要啊?”

回答大概会是笃定的“棒棒糖!”

可a路人也是很久没有说话甚至连动也不动了,一副被痒局长闷死在怀里的样子。因为刚刚过于激烈的动作兜帽已经掉了,头顶的呆毛一抖一抖的,从各种角度看都很像是一个在撒娇的小孩子。

于是痒局长神使鬼差地揉了揉他的头发。

a路人意外地没有回击揉回去,只轻声说了句“痒傻逼”就没有再动弹,彻彻底底地变成了猫科动物a路人。

a路喵[?]没有错过痒局长pad上打开的音游界面,诺亚的瓶子导入歌单里11个空格下的歌手署名全是a路人。

而痒局长大概是没有发现,a路人早已回答了他的问题。

“那是我比较重要还是棒棒糖比较重要嘛?”

“…………痒傻逼。”

评论(13)
热度(34)

© 若无空安夏_将死未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