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长弧。停笔一年。可能会活着发点东西。
有个两百多斤的灵魂。
全职/MHA/阴阳师/十冷等乙女写手
特别杂食,产粮很丑的那种段子手
跳坑神速
是个很友好的爆豪胜己[可别]
qq1501491609,欢迎聊天催更殴打只要别打脸√

[戚容]恐怕是一篇自戏

·当我把它发到名朋发现没有人理我后我决定再发一遍。
·巨几把ooc的那种,摘掉名字就看不出是谁。
·我名朋1482戚容,求扩列啊求扩列
·励志做一个优秀的智障少年/…
·什么更新,我爱戚容,更新鸽了鸽了…/。





疯了吧。

在金碧辉煌却已然蒙灰的神像前呆立片刻,双拳紧握指甲生生扣着手心,生疼生疼的不用看便知留下了红色的印子或许还破了皮。

疯了吧。

嘴角当然是上扬的啊。极自己所能把嘴弯成了一个夸张的弧度,脸上的肌肉都酸痛到抽搐了,却像是完全没感觉似的保持着这个僵硬的笑脸。

要是以前的自己恐怕已经大呼小叫着身边人纳头便拜了,现在是什么心态使自己露出这样的表情啊?

疯了吧。

那是太子表哥的神像啊,那一度是我唯一的神明的太子表哥——我那冰清玉洁高贵善良悲天悯人对谁都温柔连蚂蚁都舍不得踩死的天之骄子太子表哥啊!

“嘿。”

从喉底挤出的音节。无端爆发的情绪终于找到了一个顺畅的出口,与泪水一道奔流而出就此决堤全然不可收拾, 仰起头任由自己表达拧成一团的情绪,冲天的笑声格外疯魔。

“…嘿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

“嗝。”

不小心笑岔了气。待咳顺了后抬手抹了把在眼角肆意的泪水,重新低下头尽力敛去扭曲的表情,可嘴角总忍不住上翘。

疯了吧。

随手捡起脚边的石子向神像温柔的笑脸丢去。

是这张脸,就是这张脸——

谢怜我才是你一开始唯一的信徒我是你的表弟啊我可是一直在你身后亦步亦趋对你的无上光芒趋之若鹜啊我亲爱的太子表哥可你却吝啬地连个笑都不肯给我——

你对所有人都这么温柔除了对我!你从来没有多看我哪怕一眼!你说我疯癫任性不可理喻可你知道吗我都是为了你啊谢怜!

是疯了啊。

云霭遮住了天光也遮住了眸底明灭不定的光,在周遭人寂寂无声的目光中又捡起一块石子在手中掂了掂,将将要丢出去时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把石头攥在手中轻飘飘地开口。

“砸。”

当然是疯了啊。

完全忍不住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我戚容,今天要是在这里砸光你谢怜的神像,你是不是就肯看我一眼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说我疯癫便疯癫吧,那太子表哥,我今日便疯给你看啊?

谢怜。

你现在不是我的光了,我现在想你下地狱。

评论(6)
热度(38)

© 若无空安夏_将死未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