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长弧。停笔一年。可能会活着发点东西。
有个两百多斤的灵魂。
全职/MHA/阴阳师/十冷等乙女写手
特别杂食,产粮很丑的那种段子手
跳坑神速
是个很友好的爆豪胜己[可别]
qq1501491609,欢迎聊天催更殴打只要别打脸√

[局路]exist

·标题纯粹为了装逼。
·局路,大概是he的虐心作品。
·有迷之角色出没。
·说好的封笔,突然不想封了…。
·长篇,写到哪儿算哪儿,所以会把东西处理的像是短篇们。
·ooc致歉,社会边缘/伪精神疾病/微致郁预警
·虽然我应该写不出那种感觉。
·打人不打脸,谢谢。




柠檬糖。

是糖罐的塑料盖起封的声音,本不是很响,只略微搅动了午后有些沉寂的空气。

a路人对柠檬过敏。

a路人对柠檬成瘾。

柠檬糖的[服用]被严格限制在一天两粒。a路人剥糖纸的时候只觉得好笑,柠檬糖被像什么重剂量止痛剂一样管制着,痒局长把糖罐带回来的时候还用了[服用]这个动词。

午间金色的阳光带上了生命尽头腐朽的气息。

痒局长一声不吭地看着a路人打开罐子,剥开糖纸,像是很珍重地舐了舐糖块的一角,而后回头看向自己,似乎是想说什么。

他还是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把糖罐拿起来转身就走。a路人坐在沙发上,不自觉地往后缩了些身子,依然很珍重地用两只手捏着糖果。





“什么滋味?”

偷拍的a路人的诊断书有些模糊。微信冷漠的绿色对话框又闪出来,分不清楚是什么语气。不过能想象出,那个人戴着宽大墨镜压低了帽檐,嘴里叼着饼干棒,倚在医院的墙上给自己发消息,脸上带着的该是怎么样的嗤笑。

柠檬过敏,这他妈的是什么玩意儿。

痒局长沉默着关上屏幕,然而微信的消息还是跳出来了一条。

“辛苦了啊,你。”






他一开始是想他死的。

痒局长不是什么开朗的人,接近a路人不是他故意的。在有些阴郁的始终下着雨的一个人的世界里,突然出现那么小撮的阳光并不是什么好事。

一个整天躲在有点昏暗的小房间里的人对着屏幕发愣的人,和其他人的交流全部通过网络,外卖是放在门口过五分钟再去拿的。这么算起来,痒局长有整整五个月,除了镜子里的自己没见过别人。

除了镜子里面色苍白眼圈发黑,凌乱的头发用一根沾了不少灰尘、也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的皮筋随便扎起的面无表情的自己,a路人是痒局长在五个月以来见到的第一个人。






他跌撞着跑到阁楼上,和正打开门拿外卖的痒局长正面相遇,眼睛里的惊恐硬生生把痒局长逼退了一步。

“有人要杀我。”a路人对痒局长说的第一句话是这样的。

而痒局长对a路人说的第一句话非常富有戏剧性。

“别拍我。”他说。

拎起外卖的痒局长面色毫无波动地甩上了门,外面陡然安静了一下,然后是非常激烈、充满了情绪的嘶吼和扑打声。

痒局长实际上非常的不安,他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虽然看起来他非常淡定,甚至拆起了黄焖鸡米饭里带的一次性筷子。

无论如何都不该在门口就吃外卖,拆筷子却怎么都没法利落地把连在一起的筷子掰开,门外的叫声愈发惨烈——

“救——救救我——”




痒局长猛的打开门的时候,看到扑在门上的a路人失去重心踉跄着摔进来,黑色的兜帽遮住了他的表情。而门外有一个人安静地站着,手里提着一把收起的透明的伞,伞尖缓慢地滴下水珠。

“早上好。”

那个人好像是想这么说,但是没有发出声音,隔了一段距离,痒局长也看不清那个人的脸。a路人跪坐在地上剧烈地喘息,对面的人从包里拿出来一瓶水丢了过去,看起来没有什么准头,只将将扔过了门框,而后骨碌碌地滚了一段。

a路人没有去捡。

痒局长看着那个人僵了一下,然后转身离开,留下一个看起来非常烂的摊子给社交恐惧症患者痒局长。

一个,坐在满是垃圾的地上,惊恐不定地喘息的人。





tbc

评论(1)
热度(19)

© 若无空安夏_将死未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