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长弧。停笔一年。可能会活着发点东西。
有个两百多斤的灵魂。
全职/MHA/阴阳师/十冷等乙女写手
特别杂食,产粮很丑的那种段子手
跳坑神速
是个很友好的爆豪胜己[可别]
qq1501491609,欢迎聊天催更殴打只要别打脸√

【阴阳师】平廊谷底(一)

·一篇酒茨,我很努力的在发玻璃渣,但还是写成了段子。
·和预告距离最短的一次更新
·第三人称视角,主角妹子纯原创,设定是…不重要。平廊谷不存在,所以不要百度什么平廊谷底的著名妖怪谢谢…我脸滚键盘出来的地名…
·希望能看的下去,现在出去还来得及。
——
1.
下雨的日子其实还是很无聊的。我打了个哈欠,撑了把不知道从哪个角落翻出来的一把落灰的半旧木伞顺着山间的小路四处瞎逛。
别说,伞还挺沉。
抬头看见另一个和我一样无聊的家伙。一片绿树中一个白色的人形显得相当突兀,我仔细一看,哦,对面山头的大兄弟。
他似乎是想跳崖。一个正常的大兄弟是不会想站在大江山崖边的树杈上低头向下看的——所以从来没人发现过我。
尴尬。四目相对。
“你干啥呢——”我喊。
因为雨的关系声音传不了多远,所以大兄弟还是义无反顾地纵身一跃。
我慢慢悠悠地走过去,重出新天地的木伞拖在身后,刚好来得及在他落地的瞬间把伞举在他头顶。大江山著名网红【划】大妖茨木童子,此时正半晕厥地蜷在泥地上,一向耀眼的白色长发发尾被沾湿了,一簇一簇的套在地上。我撇撇嘴,蹲身转到他面前:“那么,说说吧,怎么了?”
2.
“所以这就是你跳崖的原因?”我抱着暖手的炉子看着茨木,不知道为啥突然想笑。
“我没跳崖。”茨木端着茶杯,金色的眸子在刘海的掩映下明暗不定,“吾友不见了,大江山的事情就都交到我手上了……何况我还要找到他。”
“怎么找啊茨木大人。”
我摊手。
“你知道他在哪吗?世界这么大,而且……酒吞大人肯定知道你回去找他。”
指不定就故意藏起来了。最后半截我没说出来,活着还是挺好的不是吗?我低头看着因为摊手而掉在膝盖上的暖炉,晦涩的黄铜表面实际上根本反射不出什么,所以我也什么都看不见。
我听见了茨木轻微的叹气。
“我知道,但我还是要找啊……我不能失去挚友,就像……”
他突然一顿,于是我条件反射般地抬头,茨木表情无甚变化地指了指我手里的暖炉:“……就像你也不能离开你的暖炉一样。”
“出去。”
3.
最后我还是答应了茨木帮着一起找酒吞。
还能在哪。我相当不情愿地扛起重到窒息的木伞拖着双高跟的木屐向平廊谷另一侧的枫林走去。
“酒吞大人。”
没有回应。正常。
“酒吞大人,我一个人来的。”
没有回应。
“茨木大人真的不在。在的话我当众炸暖炉。”
从树丛中钻出来一个红发的人影和他的葫芦。我拽了拽脖子上的蓝色绸带,出门的时候不小心勒太紧了,有点窒息。
“红叶不在了。”酒吞在我刚好听得见的距离就开口说话,一点点向我走过来我也慢慢看清了他脸上的红晕。
哦,不是被日过了,喝酒喝的。
“红叶不在了,你知道吗?”酒吞好像真的只是询问,眼神挺迷离,直直地盯着我。醉成这样还能认出我简直是个奇迹。
“不知道。”我诚实地摇头,“她不是从平廊谷走的。”
“难怪,你这智商我也不能指望你看到什么。”酒吞摇摇头,打算绕开我继续往前走,几步后又折了回来,“喂,你能出平廊谷吗?”
“能。”
“那就帮本大爷找找红叶。”
他走了。
我靠真他妈没礼貌,要不是怕死,老子才不理他。
我撑着伞,木伞边沿坠着精致的吊饰,蓝白的衣裙掩映在雨中的枫林里,沉默地看着酒吞的远去。多么言情的场景。
而我,我仔细想了想,我要帮一个死给找他的基友,然后帮他的基友找他的暗恋对象。
哦。

评论
热度(23)

© 若无空安夏_将死未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