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长弧。停笔一年。可能会活着发点东西。
有个两百多斤的灵魂。
全职/MHA/阴阳师/十冷等乙女写手
特别杂食,产粮很丑的那种段子手
跳坑神速
是个很友好的爆豪胜己[可别]
qq1501491609,欢迎聊天催更殴打只要别打脸√

【阴阳师】平廊谷底(四)

·励志把茨木拐出柜的姑娘。
·前排出售各类原创女角色适合各类玛丽苏男你bl神助攻,不卖恶毒女配
·哦,木遥也不卖。
·预计下次就能更到主线剧情了……争取有生之年he了它!
·小黑点真可爱。再来一个。
7.
我是大江山第二酒吹,第一永远是茨木我想我有生之年是没法比得上他的了。
我现在正站在晴明庭院门口严肃地看着樱花树努力缩减存在感。
然而还是被说完一段耻度upup的台词的茨木看见了。
“……木遥?”
“……啊,茨木大人。”我无比尴尬地鞠了一个躬,“好巧哦。”
“……是啊。你来干什么?”
上次气氛这么尴尬是看见那个谁不小心问了般若一句以前的事情,然后我和刚刚把蛇收回来的般若四目相对。
……卧槽怎么每次跟颜值怪对视都这么尴尬。
在我回答之前一边的晴明似乎终于抓到了茨木一堆溢美之词中的重点,问:“……所以你是想,让我们帮你找回你的挚友?”
“是啊。”
一堆人收拾收拾准备出发的时候,茨木看了我一眼。
“喂,你也过来。”
我过来干啥?一起去吃狗粮吗??听你一路精神污染般地赞美酒吞吗???过去犯尴尬癌吗????我是来找红叶的不是来折寿的啊?
“哦。”
……等等我怎么答应了。
一堆人和妖浩浩荡荡地出了城,我安静如鸡地缩在队伍最后和小白走在一起。
开玩笑!谁要跑到前面去被洗脑啊!!
何况我早就被洗脑成功了好吗,茨木大人。
8.
总之今天我是在尴尬中度过的。
【既然这么尴尬我还是讲讲故事好了。
红叶为什么没有吃掉我,因为我身上线头太多,而她又没有见过粽子。
……不是冷笑话。
红叶没有吞食我,首先是因为我不能吃,然后是我们混熟了。
但我真的不知道她为什么没有吞食掉酒吞和茨木。
吞不掉吧,大概。
……我果然还是放弃说话比较好。】
上面这堆玩意儿请装作不在的样子无视掉。
我静静地看着茨木冲上去抗住了来自萤草的致命一击,而他身后的酒吞沉默了一会,爆了刚叠起来的四层狂气奶了自己一口,顺便打掉了对面脆皮输出的残血。
寡不敌众,酒吞还是输了。
我看着咬着唇面色阴沉的茨木,其实我并不敢看他——还在吃瓜是我不对。
顺便,茨木你可以为了喜欢的人豁出去一切,即使你自己没有察觉。
你居然还觉得自己是直的。
我曾经隐晦地问过茨木是不是喜欢酒吞,基本没有情商的茨木好像听不出来我在说什么。
“是啊,吾友是最强的妖王,吾理应仰慕他啊。”
茨木眼神纯洁的让我不得不相信了这句话。
同时我也更加坚定了,要把茨木拐出柜的决心。
你是直男?
呵,把你的星星眼收收再来说这话!

评论
热度(13)

© 若无空安夏_将死未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