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长弧。停笔一年。可能会活着发点东西。
有个两百多斤的灵魂。
全职/MHA/阴阳师/十冷等乙女写手
特别杂食,产粮很丑的那种段子手
跳坑神速
是个很友好的爆豪胜己[可别]
qq1501491609,欢迎聊天催更殴打只要别打脸√

【阴阳师】平廊谷底(六)

·我好像在偏离主线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茨木女装的真相!(???)
·地名日常瞎写,木遥日常在线。
·预计下章酒吹木遥上线,总觉得两个酒吹的交流会很有趣。

10.
其实我真的不是很清楚为什么有这么多小妖会对酒吞怀有如此大的恶意。
可能是过去太久了吧,在我模糊的记忆里,酒吞没做过多少特别特别过分的事情——压迫百姓啊捕捉少女啊修筑宫殿啊什么的都是其他鬼王也会做的事情,我这不还帮着去搬过砖。
让我比较理解不能的是让茨木女装做歌舞伎去筹集资金,虽然茨木跟我强调了好几遍是他自愿的。
我tm差点就信了哦。
当年我拎着新做好的樱花米糕准备带给酒吞,然而我在酒吞的客厅里没看见应该在的茨木。于是我把食盒放在桌子上,然后问:“茨木大人不在吗?”
“去朱罗生门筹钱了。”酒吞掀开食盒看了一眼后合上,扛起大概是酒葫芦向门外走去,“既然今天那家伙不在,那你就来陪本大爷喝酒吧。”
“啊,是。”
我比较懵逼地提起食盒走了出去,几分钟后突然反应过来。
罗生门?那不是我当了三年歌舞伎混吃混喝的地方吗???
11.
我满脑子都是茨木就着清雅的乐声踏着舞步打开折扇半遮掩着一张绝世娇颜,突然开口。
发出了浑厚的男高音:“啊——”
……所以茨木到底能唱什么?!我的太阳吗?!!!
12.
我的惊吓还没完。
我陪酒吞坐在枫林里喝酒唠嗑——事实上是他喝酒我吃瓜,不,吃糕——直到晚上,还没换回原来装束的茨木找到了我们。让我有点欣慰的是茨木身为一个伪·直男审美还算不错,变成少女模样声音也变得清丽柔和。
“挚友啊,吾就知道你肯定在这里!现在仍不算迟我们还有时间切磋!!”
……等等。
这声音真tm耳熟。
在我说话之前,酒吞已经扶着酒葫芦站了起来。
“我说,茨木。”
“你去当歌舞伎就算了吧,为什么……要变成木遥的样子呢?”
茨木一副惊讶的样子:“吾友你不喜欢吗?……吾还以为你平时经常和木遥姑娘说话是因为喜欢这幅样子呢,若是不习惯我下次就换一个模样!”
……为什么又和我有关系啊?!!!

tbc!

评论
热度(9)

© 若无空安夏_将死未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