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长弧。停笔一年。可能会活着发点东西。
有个两百多斤的灵魂。
全职/MHA/阴阳师/十冷等乙女写手
特别杂食,产粮很丑的那种段子手
跳坑神速
是个很友好的爆豪胜己[可别]
qq1501491609,欢迎聊天催更殴打只要别打脸√

[MHA男神x你]我的梦想是嫁给一个鸳鸯锅

·标题是搭档帮忙起的,一看就知道内含一只轰焦冻。
·ooc的要死。沙雕作者写的沙雕玩意儿还是别抱什么期待了[。]
·努力写着很甜的日常向,但我还是没忍住写笑场了。
·心有多大,空夏跳坑爬墙就有多快!
·请别打脸。
·以及,高考加油!!!!!!!!!

他毕竟是个敬业的直男。

关于你询问的为什么他的头发总是完美保持一边红一边白的状态,他沉默了一会:“你揉揉。”

你茫然,小心地看了看他的表情——然而看得出个屁。
于是你伸手在他头顶猛揉了半分钟,对方微微低着头,在你放下手后出声询问:“好了?”

“呃……” 你沉默了一下,又极快地伸手补了一把,“现在好了。”

于是轰焦冻甩了甩头,被你揉的乱七八糟的头发突然恢复了原状。他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只嘴角往边扯了扯,语气带上了莫名的骄傲。

“我有发际线。”


恋爱是一件互相忍受的过程。

——比如睡相什么的。

第一次一起睡在同一张床上还是在高中的时候,周末突然离家出走的轰焦冻敲开了你家的门,两个幼稚鬼兴奋地打了一晚上的电动游戏在睡觉的时候突然羞涩了起来。

假模假式地谦让了十分钟后,你们互道了晚安,躺在了不大的双人床上,还硬生生地躺在两端。中间强行隔出的一小段距离,被你的长发和你们勾在一起的手指抹煞。

是很青涩的年纪,所有的紧张、兴奋、犹疑、激动以及爱意都通过指尖的体温传递交换着,随着有些局促的呼吸在空气中脉脉流动。


第二天早上你睁开眼睛时看到了压在你肚子上的轰焦冻同学的腿,被你们齐心协力抵在床头的枕头,以及你的右手紧紧攥着的轰焦冻的裤子。

well。你轻轻地,小心地放开了右手,然后极快的双手捂住了脸。……至少没有人把脚踢在脸上,是吧。

被发现“借宿在女孩子家里” 后,即使是轰焦冻这种表面高冷的人,也被好奇的吃瓜群众围了起来。

耿直的轰焦冻挨个儿认真解答了大家的疑问,包括“在女孩子家里都干了点什么”

“吃饭,洗碗,学习,看电视,打电动……”轰焦冻掰着手指,“……还打了一架。”

群众:?

即使所有人都试图曲解出什么别的意思来,在看到轰焦冻真诚且茫然地与满脸暧昧的大家对视的样子时,还是不得不相信了“高二A班的特招生轰焦冻在高一A班的特招生家里借宿的时候进行了一次以相互学习和促进为目的的格斗竞技”,纷纷感叹着“真是看不懂你们学霸谈恋爱”伴随着上课铃回到了座位。

于是没有一个人看到轰焦冻缓缓地,缓缓地把脑袋偏向了一边,深沉地出了一口气。


你在洗手间里捣鼓自己的头发时轰焦冻在厨房里研究你的冰箱和微波炉,十五分钟后出来的微波炉蛋糕卖相意外地不错,你拿出手机和蛋糕合影。

轰焦冻说:“不拍我吗?”

你和蛋糕,你和轰焦冻和蛋糕,两张照片一直存在他社交账号的加密相册里。


不累吗?和英雄谈恋爱什么的。偶尔会有人问起你这个问题,而在一边咬着你的百奇搂着你的肩膀的轰焦冻说:“不累。”

“没问你,快醒醒。”

“……可是你也是英雄啊。”

“不,我要作为偶像出道。就现在。”

轰焦冻稍微撇过嘴,示威性地用左手的食指戳戳你的耳尖,稍微超常的温度使你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烫!”

“你不能。” 轰焦冻说,“你不会唱歌。”


你歪过头看着大概是把你说的出道当真了的轰焦冻,咬着百奇的大男孩略微皱着眉头,露出明显的不满神色,忍不住笑出了声。

“好啦我开玩笑的啦……话说轰焦冻前辈真的是什么时候都能突然吃醋呢……”

“嗯,总之你不能出道。”轰焦冻点头,“而且你还有问题没回答呢。”

啊,对。

和英雄谈恋爱辛苦吗?

“跟照顾一只猫一样,很辛苦哦。”疯狂以鲦鱼烧荞麦面安抚着轰焦冻的你说。

轰焦冻:我的建议是再来个亲亲。

——————
顺便,想建个MHA乙女群什么的有人合伙吗!

评论(4)
热度(29)

© 若无空安夏_将死未死 | Powered by LOFTER